著名作家、西北師范大學傳媒學院院長徐兆壽:

2020-06-05 03:39:02 187

    “人生如夢,恍兮惚兮。5日達海上,6日,托諸多師友之誼,有幸與賈平凹先生在復旦同開研討會,又想起復旦三年舊華,猶如一夢。今早看到天馬一文在《人民文學》和《蘭州晚報》同時刊出,還在逐夢。下午空中一夢醒來,已至故土蘭州……”2014年12月7日,身處故土,西北師范大學傳媒學院院長徐兆壽在自己的微博上寫下了這段話。轉眼間,日歷已經翻到2020年6月,多年來,馬不停蹄地研讀佐證史料,尋根問祖,寫完了《鳩摩羅什》,開設了“重返經典電視大講堂”“文化名人進校園”,讓大學生在重新認識經典文化的同時找回文化自信。無論是筆耕不輟,還是在教書育人的道路上深耕細作,談起文學道路上最美好的一段時光,徐兆壽依然認為,“當年在《蘭州晚報》為“新龍門客?!睓谀繉懳恼?,一幫文學青年在一起談文學、談理想的日子是美好的,因為這里有我珍貴的回憶?!?

    回憶:我和《蘭州晚報》有故事

    在許多媒體人眼里,西北師范大學傳媒學院院長徐兆壽就是文學界大師一般的人物,之所以會把這褒獎心甘情愿地賦予他,緣于他對文學殿堂的敬畏,近于苛刻的創作態度,他溫文儒雅,平易近人的學者形象更是深入人心。每每聽到這個評價,他都連連搖頭:“過獎過獎,不敢當,我就是一個普通人?!钡敻煺讐墼洪L面對面坐下來之時,我再一次相信他是媒體人眼中那個真實的徐院長。

    “說起《蘭州晚報》,可以說它是我的朋友,也是文友。在文學的道路上,晚報有我成長的足跡,這段經歷直到現在我都記得特別清楚?!?月2日,在西北師范大學的一棟教學樓里,徐院長回憶起與晚報一起走過的日子。1997年,詩人、影像評論家、紀錄片策劃人及撰稿人張海龍在《蘭州晚報》擔任副刊編輯,在他的邀請下,蘭州市一些有才學的文學愛好者走到一起,徐兆壽就是其中一員。在濃厚的文學氛圍中,徐兆壽暢游在文學的世界中,隨心所欲地寫,天馬行空地寫,任靈感弛聘,任文學海闊天空?!澳菚r候基本上周周都寫,只要有合適的題材就會馬上寫出來,等拿到報紙看到自己的文字呈現在報紙上,心里就會很欣慰,每天都過得很快樂。在晚報上發的文章多了,也得到了業內人士的認可,之后我還在國內的一些雜志上開過專欄,發表了許多文章,那段時期創作量還是非常高的”。

    有了這種淵源,徐院長對《蘭州晚報》的感情就格外特殊:“只要是晚報的活動我一般都會參加,近幾年,雖然晚報的活動沒有以前多了,但我只要有時間還是會關注晚報的發展動向”。

    作為傳媒學院的院長,徐兆壽對紙媒的發展方向更為關注,“受網絡平臺的沖擊,這些年紙媒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挑戰,前景也不是特別樂觀。但在我看來,紙媒有著自己的優勢,一批有修養有情懷的從業人員在經營,現在的發展方向肯定是融媒體,不過前提是做好頂層設計,在新的平臺健康發展,在新業態中發展優勢?!?/p>

    經歷:象牙塔內經典文學的堅守者

    2010年,徐兆壽開啟了復旦大學的求學之路,而那時他還是西方哲學與科學的追隨者。但當一個來自西北的大齡學生決定與這個大都市磨合共生時,一個又一個對甘肅蘭州的誤解,對西北的無知,對他生活的地方得出“荒唐而又可笑”的結論時,這種天壤之別式的文化認知讓他不得不重新思考一個問題:“他們對西部,乃至甘肅的誤解太深,了解太少。他們一直把貧困、愚昧、落后和甘肅劃上了等號,甚至他的博士同學都認為,甘肅是個用不上電的地區,是個交通工具只有駱駝的荒蠻之地。這時,他通常會無奈地黑色幽默一下,“我們都是摸黑吃飯,有時候會吃不到嘴里?!?/p>

    但最讓他感到痛苦的是,西北文學“墻內開花墻內香”的現狀,甚至連賈平凹、陳忠實、路遙這樣的知名作家都無人知曉。從這些誤解里,徐兆壽發現人是有地域意識的,中國北方是沒有被看到的區域?!敖z綢之路是中國文化建立自信的地方,但這個板塊所處的地位卻無比尷尬,也就是這個時期,我的思想發生了一個非常理性的反思和轉變,開始反思如何提升文化自信?!?/p>

    博士畢業回到校園后,除針對現在大學生碎片化、娛樂化的讀書現狀外,也有徐兆壽致敬傳統的人文理想,徐兆壽在其主政的西北師大傳媒學院發起“重返經典電視大講堂”?!昂芏啻髮W生們不讀書,更不讀經典,回到中國經典中去尋找文化自信”,這是他先后搭建“重返經典電視大講堂”“文化名人進校園”的切入點,通過重讀經典的過程,傳承傳統文化、構筑大學生的精神家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