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環境:環境法大咖解讀即將審議的刑法修正案(十一)草案

2020-12-18 20:07:58 94

國家生態環境保護專家委員會委員、天津大學法學院院長孫佑海

據新華社消息,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四次會議將于2020年12月22日至26日在北京舉行。這次會議的一項重要內容是審議刑法修正案(十一)草案。根據稍早前公布的草案二審稿,首次在刑法中明確中介機構環評及環境監測造假入刑,如何解讀這背后的深意?中國環境報近日專訪了國家生態環境保護專家委員會委員、天津大學法學院院長孫佑海。

01

“入刑”更加符合罪行法定原則

中國環境報:為什么刑法修正案(十一)草案將中介機構提供環評和環境監測虛假證明文件列入懲治的對象?

孫佑海:刑法將中介機構提供環評和環境監測虛假證明文件列入懲治的對象,表明了黨和國家推進生態文明建設的堅強決心。當前,一些中介機構提供環評或者環境監測虛假證明文件的行為時有發生,危害后果嚴重,社會反應強烈。對于此類犯罪明確規定在刑法條款中,依法進行懲治,有助于更好地起到警示、教育和震懾作用,保障生態文明建設的順利開展。

此外,環境監測數據是國家和地方決策的依據,是環評的依據,也是生態環保督察、環境執法的依據,還能夠為環境司法提供證據。環境監測的真實性非常重要。如果中介機構對于環評或者環境監測數據出具虛假證明文件,將會誤導國家和地方決策,影響環評和生態環保督察,破壞環境司法,阻礙生態文明建設的進程,給國家和人民造成重大損失。

之前各地紛紛通報過一批發生環境在線監控運行維護不到位,環境在線監控數據作假等行為的企業和運營單位,經調查發現,出現的問題多為排污企業存在環境在線監控報告數據作假的行為,以及人為制造假象,隱瞞環境在線監控數據異常等問題。

環境監測數據造假行為嚴重損害環境保護管理的正常秩序,這對正規合法的企業是不公平的,很容易導致劣幣驅逐良幣的局面。生態環境部曾表示,將借助刑法修改的契機,將此類造假的行為入刑, 以有效規制、懲治環境監測數據造假行為,規范第三方市場,維護環境保護管理秩序,保障生態文明建設的健康發展。

中國環境報之前我國打擊此類違法行為主要采取了哪些舉措?

孫佑海:在《刑法修正案(十一)》出臺之前,根據我國相關法律法規的規定,懲治此類違法行為的措施大體可以分為三類:

第一種是行政處罰方式。根據2018年《環境影響評價法》第32條第一款 ,“建設項目環境影響報告書、環境影響報告表存在基礎資料明顯不實,內容存在重大缺陷、遺漏或者虛假,環境影響評價結論不正確或者不合理等嚴重質量問題的,由設區的市級以上人民政府生態環境主管部門對建設單位處五十萬元以上二百萬元以下的罰款,并對建設單位的法定代表人、主要負責人、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處五萬元以上二十萬元以下的罰款?!?/p>

由此可見,環境影響評價法對于在環境影響評價中的弄虛作假等行為,規定了嚴格的行政處罰條款。這屬于行政法律責任方面。

第二種是民事責任方式。例如,根據《環境保護法》第65條規定,“環境影響評價機構、環境監測機構以及從事環境監測設備和防治污染設施維護、運營的機構,在有關環境服務活動中弄虛作假,對造成的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負有責任的,除依照有關法律法規規定予以處罰外,還應當與造成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的其他責任者承擔連帶責任。

如果有上述違法行為,違法人員還應當與造成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的其他責任者承擔民事責任中的連帶責任。

第三種是刑事處罰方式。根據2016年12月23日最高法和最高檢聯合頒布、自2017年1月1日起施行的《關于辦理環境污染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9條的規定,環評機構或者其人員故意提供虛假環境影響評價文件,情節嚴重的,或者嚴重不負責任,出具的環境影響評價文件存在重大失實,造成嚴重后果的,當依照《刑法》第229條、第231條的規定,以提供虛假證明文件罪或者出具證明文件重大失實罪定罪處罰。